此网站目前只兼容Chrome、Safari、Firefox和IE 10及以上的浏览器。

设计早醒 | 青年早醒×8:改变进行时

博客

WeChat 截圖_20200508100229

这是一个不同寻常的五四青年节。

距五四运动至今101年,全人类共同面对新冠疫情的威胁。对生于和平时代的我们来说,这是从未体会过的危机,也让我们更深切地意识到:自我与他人之间的紧密关联,社会机制潜在的种种问题,以及个人的信念与行动可以直接影响整个世界。设计互联五四特辑“青年早醒”,访问了8位尝试用设计帮助人们度过难关的行动者,与我们分享他们在疫情期间对设计价值的思考。

相信读了他们的讲述后,你会感受到设计带给我们的动力与活力,可以跟他们一起,参与到把这个世界变得更好的真实行动中。运用设计,你可以成为一个更有力量的人,更坚韧地面对当前的挑战与未知的未来。

我们与8位青年设计师对话,问了他们以下问题:

█ 最近在做什么项目?为什么做这个项目?它给你带来了什么思考?
█ 有受到疫情的影响吗?疫情为你带来了什么思考?你觉得可以做出什么改变吗?
█ 你下一步的计划是什么?

并将他们的回答进行了如下的整理——

2

以共益企业助力商业向善的“阿菜”蔡延青

社会创新平台 BottleDream(瓶行宇宙) 联合创始人,国内领先共创研究机构一起开工社区(YITOPIA)联合创始人,环球社会创新纪录片《创变者》导演。

2011 年创办国内第一个专注社会创新的平台 BottleDream(瓶行宇宙),该平台于2017年10月获得美国B CORP(共益企业)认证,成为国内首家媒体型共益企业;2012 年 7 月他开始拍摄独立纪录片《创变者》,并在全球150多个城市众包放映;与全球不同领域的年轻创变者有紧密交流,致力于推动更多中国年轻人参加社会创新,改善世界。

近况

最近主要做了几件事情:
1. 做了一个疫情间中国年轻人自发行动的研究,发布了《疫情下青年行动研究白皮书》,很想了解,在疫情间的这股青年行动的热情与驱动力,能否被延续至疫情后的日常生活里(想下载的读者可以微博私信@BottleDream 获得下载地址);
2. 针对韩国“N房间”性侵事件,发起了“NOBODY IS AN OUTSIDER”的线上行动,以共创的方式,吸引了近100名创作者通过海报设计的方式为受害女性发声;
3. 发起了“好消息贩卖机”和“422地球日顺便环保·播种计划”两个线上campaign,前者是希望能够让疫情阴霾散去,大家用行动来召唤好消息,每个好消息背后都指向一个很轻的美好行动,如分享你拍过的樱花照,形成了一个热闹的线上赏樱花的展览。而后者地球日的行动,是想启发大家做自己喜欢的事的同时可以顺便环保,比如你喜欢听歌,你可以做一个5分钟的洗澡歌单,专门在洗澡的时候听,让自己洗澡能够控制在5分钟内,惬意又节约用水~

以上所有的事情,都是基于我们春节后才上线的“BottleDream美好行动社区”,是一个小程序。我们过去讲了很多创变者的故事,不少年轻人受到启发,但如何落地行动呢?现在我们想提供更多的行动接口,把“行动”作为主轴,去组织我们想表达的内容,去设计年轻人与社会或环境议题之间互动的方式。

疫情下青年行动研究白皮书 ©BottleDream

疫情下青年行动研究白皮书 ©BottleDream

#NOBODY IS AN OUTSIDER   ©BottleDream

好消息贩卖机   ©BottleDream

422地球日顺便环保·播种计划   ©BottleDream

#不浪费   ©BottleDream

影响

从业务上来看,疫情对我们的影响还真不小。但疫情同时也让我们观察到,更多人开始重新思考自己的生活,个人与自然的关系,与社会的关系。人们想过更有意义的生活,更有意义的人生。所以我们把社区的slogan定为:行动创造意义。我们希望在这个意义缺失的浮躁的时代,或者在年轻人面临“意义危机”时,我们可以成为意义的发现者与连接者。

 计划

下一步的计划,屏蔽浮躁的声音,好好地迭代这个社区产品,好好设计行动,好好地联结更多方(包括品牌、NGO、青年组织等)一起来共创行动,培育好一个能赋能更多年轻人行动的平台。

16

#不浪费  ©BottleDream

3

以艺术创作连接手工艺人与制造产业的郝振瀚

郝振瀚讨论的话题经常以一些社会议题或是稀疏平常的小事为出发点,掘其背后的文化根源。他在2018年成立了“mementum” 工作室,从艺术的视角去探究那些不被人注意的材料,无名的手工艺人的生活和不同产业之间的链接,重新发现那些我们习以为常的实物背后的不同美学价值和生命经验。

近况

我最近两个项目同时在进行,一个是偏研究和叙事性的个人作品名为《中国柜子》(China Cabinet),另外一个是以材料叙事为主的工作室作品。 

《中国柜子》和“珍奇柜”(类似中国的博古架)一样,都曾是西方了解东方的窗口。17世纪,它随着中国瓷器进入欧洲,开始在欧洲皇室间流行开来,主要用来展示来自中国的瓷器, 是地位、财富和品味的象征。第一次见到欧洲的“中国柜子”还是在2012年,这些来自中国的精美瓷器陈列在奢华的空间里,呈现出完全不同的质感。作为中国人,我通过西方人的创造的视角和窗口看到了不一样的中国,仿佛是不同时空的重组和再造。

©郝振瀚

后来,我在一个景德镇的匠人家里聚餐时,发现了匠人家里的柜子,一个破败的、充满生活痕迹的柜子。在那一刻,欧洲的“中国柜子”和匠人家里的柜子跨域了时空,瞬间连接起来。无论是陈列在欧洲皇室里的瓷器,还是景德镇匠人柜子中的碗筷,都是出自景德镇,经由一代又一代的匠人的双手创造出来。随后,我便找到这个匠人,让他按照自己家中的柜子制作一个等比例大小的陶瓷柜子。制作和推敲的过程也是匠人将个人经历、家庭的记忆以及他同代匠人们的故事逐渐放进柜子的过程。我们计划在手艺人用过的盘子上描画这一家人的故事,然后将其放进柜子里,那一摞摞的盘子,将会变成一本书,讲述一个已经发生但未被发觉的故事。 

《中国柜子》的项目发展是一个不断转换的过程,作品的亮相和展示并不是作品的全部或结束。作品销售的收入不是创造者的佣金,而是作为记忆和技术的转换,帮助匠人做一些他一直想做却因为各种原因没有实现的事情:可能是崭新的卫生间,也可以是乡下的一小块地。

另外的一个正在进行的项目,是关于人的身体、食物、土地、织物的材料融合,通过将面料、食物和泥土结合,经过双手和十几小时的高温,转变成一种新的物质。这是一种截然不同的叙事方法,是感知和行为的表达,立即又不确定。

影响

疫情对我的创作的直接影响并不大,至少不是直接和立即的影响,不过我想在后面的时间里,一些比较现实的问题会逐渐浮现出来。

因为长时间不能出门,我在这个期间有更多的思考时间。很多之前没有想通的问题,现在逐渐有了更清晰的答案。

 计划

除了两个作品在制作以外,我还准备发布新的品牌。在计划中已经留有足够的缓冲时间,所以品牌的建立应该不会受到太多的直接影响。

4

以感性建筑研究人与物之间新关系的黄明健

美国注册建筑师,中国美术学院建筑与艺术学院讲师,博士,师从普利兹克建筑奖王澍教授,哈佛大学设计学院建筑学硕士,美国南加州建筑学院建筑学学士。设计聚合  (Design Hub)  的联合创始人。

 近况

我是一个建筑师,在做建筑项目之外,我一直在做一些小型的装置研究,它们基本都与“物”有关。这个可能与我以前在南加州建筑学院(SCI-Arc)的本科教育有关,因为它强调一种建筑的建构性和设计师的动手能力,所以那个时候我们基本是木工、电焊、数控机床切割等十项全能。但真正的对“物”更有深一层的认识是在我的硕士研究生的时候,在阿基姆·门格斯(Achim Menges) 的设计课上对物质的再思考。

其中对我影响比较深的是奥托(Frei Otto)的案例研究,“物”不仅仅是表现为一种自然的最佳形态,它同时展示在它的建造的过程中,也就是说,建造的过程也是设计的过程,“物”在人的肢体的拨动之下展示出它的真正性格。而且,奥托的“物”展示了一种道德观,他的“物”之“少”与“轻”都指向了人性之自由和人与自然的和谐共处。在他的影响下,我一直尝试利用“物”的内在特性来进行创作,建筑的形态是这些内在特性与外在作用力影响下的涌现。而且一直到我现在的博士研究,也是在探讨“物”与“形”的关系。

近年来西方思想界涌现出一种对“物”的真实性的重新探讨,认为物不依赖人的思想而存在,而且人与物不再是相互割裂的状态。在这种观念的影响下,设计师与物质世界重新建立起了合作的关系。这种关系指向了一种实在性,也就是在抽象的理念与具象的物的剧烈矛盾与冲撞下,建筑设计不再像是纪念碑一样凌驾于世界之上,而是建立起一个与真实世界对话的机制。同时,这种机制不是建立在纯粹的科学理性(truth)之上,而是根植于物质性的感性体验(sense)之中。

在“伞亭”系列装置中,我尝试去打破传统伞的物件性,把它转换成了一个物质性的曲面,形成了一个主客体互动的空间系统。

天地云间”装置(中国美术学院毕设展开幕式场馆)是一个数字计算设计,纯手工制作的竹结构。它试图挖掘当代设计中人的身体、物质、和新数字技术之间的碰撞和对话。数字计算预判了结构的框架,而最终的具体形态则取决于建造工人与物质的在现场的表演。

开放榫卯”则是一个关于动态的形式与结构生成的课题,它以传统的榫卯结构研究为载体,探索一种节点决定形式的设计方法。通过数控机床的大量定制化生产,每一根木构件都是一个独立的“物”个体,通过节点本身的形态和节点的组合的两个层面上的重复与差异变化,构成了一个动态的、生长性的开放系统,产生持续新奇的变化与惊喜。

这些项目都追求一种“物”的实在性。它不仅仅是现象学意义上的外部表现效果,也不是材料、结构、性能等技术性因素,而是在于感官性的主客体对话。虽然装置设计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建筑设计,但是我以为它们作为设计的原型,具有重要的价值。借用朱剑飞教授的话,这是“带着微笑的抗争”,对于一种标准化的设计和建造方式的挑战,对物质化过程的再思考。当然,我希望这些研究将来可以在某些方面运用在大尺度的建筑设计中。

寻根溯源-东方参数化竹构_腾讯视频

设计聚合事务所

ICD_ITKE研究亭,阿基姆·门格斯(Achim Menges)   摄影:夏德岛

1972年慕尼黑奥林匹克场馆,Frei Otto

早期的基于物之特性的装置研究 ©黄明健

在美国教学时的学生作品 ©黄明健

伞亭III ©黄明健

“天地云间”场馆

开放榫卯,黄明健   ©设计互联

 影响

新冠病毒病COVID-19如今在全球大爆发,在描述疫情发展的时刻跳动着的数据上,“每一个数字都代表着一个生命”。数字与生命在一个隐形的力量下,以一种悲壮的方式联系在一起。大数据和电脑算法进行虚拟的运算,推演病毒在时间和空间上的变化,与人们在物质空间上采用的措施一起,开展了人类与病毒的战争。这为我们的城市社区规划和建筑空间在未来的公共卫生和防疫设计上提供了经验,使人们重新估量空间的连续性与断裂性,促使了大到全球化的再考量、小到邻里关系的再思考。这更为“智慧城市”、“智慧建筑”展示了一个数据与生活,网络与街道、电子与细胞共生场景的预先演习。

当代的后人类学家、法国当代哲学家贝尔纳·斯蒂格勒(Bernard Stiegler)把技术看作是人类的“体外器官”,譬如电话成为我们身体功能的一个延伸:通话、与外界进行更高效的沟通;或把自己与外界隔离、把手机关掉。然而这种把技术看作人的延伸的思想,仍然带着人文主义人类中心论的残余。因为这代表着技术与人类的等级关系。我觉得在这个新冠疫情之后,人与“物”的关系会被重新思考。人作为“物”的之一,与技术之物、生命之物同处于一种万物平等的状态。这指向了一种后人类的生活方式,不再是英雄式的与技术对抗,而是在生命与技术的钟摆之间来回摆荡。

 计划

新冠疫情对我们建筑行业产生了很大的影响,我们也正在处于逐步的适应这个“新常态”的过程中。但是危机中我觉得也带来了新的设计的机遇,比如对城市社区空间设计的再思考,和如今全球的停工对自然环境的改善,让我们重新思考应该如何建立一个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环境。在这种百年一遇的流行病灾难当中,我觉的更重要的是建筑学科如何借这次机会重新思考自身,和建筑师如何重新思考自身的责任。最后,我想借用一下南加州建筑学院的现任校长埃尔南·阿隆索(Hernán Díaz Alonso)的话做结尾:建筑本来就是一种乐观的行为

5

用再生潮流产品倡导可持续消费的黄宁宁

以材料再生倡议可持续生活方式,用塑料瓶打造潮流单品,可持续时尚品牌好瓶HowBottle创始人

近况

最近3年,我都在推广可持续消费这件事,让它变得更加有趣,来吸引年轻人们的注意。

为解决一次性塑料问题,2017年,联合创立国内第一个主打「塑料瓶循环再利用」做潮流单品的可持续品牌——好瓶 HowBottle

用24个塑料瓶、加1块回收的救灾帐篷布,打造成「24包」,吸引了社会各界能量。之后品牌相继推出了13个塑料瓶、遇水会变色帮你说「在乎」的风雨衣,27个塑料瓶、加1块神舟七号火箭回收碎片的「太空包」等获得市场广泛好评的潮流单品。像一个讲故事的人,为中国年轻人了解可持续消费带来了全新的视角。

通过各种跨界合作,拓展了可持续新材料的更多应用场景,深度合作了一系列拥有广泛社会影响力的品牌,包括可口可乐,中国航天文化等。传播量过亿次,让大众感知到可持续生活的触手可及。

我以前在电商行业,目睹着无止境的消费、未来的透支,让人无法喘息,后来开始寻找新方向,当我看到原来回收的塑料瓶可以做成漂亮的纺织品时,我忽然意识到我们也可以创造好的消费。飞速发展的这些年,曾带来我们无限便利的一次性塑料,近年来开始百受诟病,但你又不可能马上不使用它,还没有完备的替代方案。塑料的广泛应用,这种“快消生活”,正是城市人群,我们自己,共有的面貌。所以,我想要聚焦在一次性塑料问题上,直面它,动手解决它。 

环保这个议题很大,每个个体会感觉难以参与。但以再生材料产品为载体,可以表达我们的关注和反思;以可持续消费为媒介,大众也可以一起介入解决问题。

24包 ©好瓶HowBottle

在乎衣 ©好瓶HowBottle

太空包 ©好瓶HowBottle

解药包 ©好瓶HowBottle

太空包 ©好瓶HowBottle

12只塑料瓶Tee ©好瓶HowBottle

影响

原本预备着「突飞猛进」的2020年初始,确实被意外地「封印」在了家里,那时似乎都找不到一个恰当的语境去提起「可持续消费」这件事……合作的工厂几乎都延迟了开工……原本也想增加一些线下业务,以便用户更深入地了解我们……这些多多少少都受到了一些影响。不过这段时间,也给了我们一个机会,好好整理品牌思路、专注开发新产品。

疫情之中让我看到了联结产生的力量,任何人都不是孤立存在的,和家人朋友、社区城市、自然环境,我们都是相关联的……这其实让我愈发相信我正在做的事情。也让多年自己生活的我,回归到了家庭单元,重拾了许多故乡情结,我不再羞于对身边人回应或表达关心,也增添了对对方生活的好奇心。

但这场突发的事件,也让我看到了自己总是带着惯性追逐某个目标,老是忽视了最重要的,其实是这趟旅途中的每一个当下。基于现在的项目来讲,我变得更在意团队里每个人的内心感受,也相信每个愈发饱满的人会更有创造力。

计划

下一步的好瓶,正预备以一个更加面向零售端的方式,升级整个品牌,直面消费者。我们即将推出全新的产品系列,也会放入这段时间,我们整个团队,关于疫情后生活变化的一些观察思考。

虽然还不能召集大家线下活动,一起踏青……但好瓶的线上社群已经建立起来了,发起了#show me your bottle#(用自带杯保护我们的地球)和#5天5件穿搭挑战#(实践极简衣橱穿搭法,喜欢变美也顺便环保)两个线上美好行动,邀请了可持续生活达人来我们的社群做直播分享。我们想用这些生活中力所能及的环保举动,和用户一起身体力行,享受改变的快乐。

44
6

与科学家合作、探讨科技对文化影响的Ani Liu

她的创作连接艺术与科学,研究科技对文化和身份的影响。她曾获2018年YouFab全球创意奖与2017年荷兰生物艺术与设计奖(2017),现任教于普林斯顿大学。

近况

我近期在做的一个项目是Ghosts in the Meat Machine(肉中之灵机器)。我在获得了荷兰生物艺术设计奖(http://badaward.nl/)之后开始做这个项目。这个奖项让每位获奖艺术家都可以与科学家搭档,合作创作新作品。我的搭档是一组非常优秀的放射学家。这件作品由九件装置组成,每一件都基于一份科研报告,所有这些报告都是不同的,但它们全都在研究感知(sentience)。对我来说,这些装置都是某种意义上的人类肖像。我查阅了许多历史上的医疗绘图与检验报告,它们描绘人体的方式反映了当时的技术条件。我把这些研究带入了这件作品。我想这些肖像都能反映出当今的医疗与科学知识。

在作品的制作过程中,我的放射学家搭档们帮助我用MRI (核磁共振成像)扫描我的身体,生成关于我身体内部的各种各样的私密图像,将我身体的所有细节展露无遗。但我想,这些细节,与我们暴露给谷歌或脸书的信息相比,哪个更多呢?我试图从物质身体与数据层面来探讨一个人的本质。这其实就是长久以来哲学界的核心问题:身心问题。这件作品试图讨论:意识何在?我也把这件作品当成是长期进行中的一个项目,因为我们对人脑的了解还在持续扩展,比如神经科学的发展。

我想智能这个概念是可以从多种不同角度去理解的,生物学是一个角度,人们在实验室里试图人工合成智能。我还记得读到著名生物学家克雷格·文特(Craig Venter)合成生物时的心情。以前我们想都没想过的设计对象,比如生命,现在都可以被设计出来。但这种可能性,在文化上,究竟意味着什么呢?

总的来讲,这次疫情让我重新思考设计师的当务之急。我相信很多人都从这次疫情开始,重新思考什么才是他们生命中最重要的、他们想要保护的、为之努力的事。

因为隔离,我没法去堆满了各种先进仪器的工作室,这影响了我的工作。起先我有点沮丧,但很快我就意识到应该以简单的方式工作。拿一张纸、一支笔也可以创造美丽的艺术。

我对科技有了很多的思考。如今我们大量的沟通都是借助技术实现的,比如Zoom(在线会议系统)。我给学生上课的时候,也会用一些谷歌的共享文件软件。

我以前的挺多作品也都尝试去激发情绪与回忆,比如human perfume(人体香水)这样的作品。最近有不少人写邮件给我说:“现在我们都被隔离了,很需要人体香水。”

肉中之灵机器,Ani Liu   ©ani-liu.com

肉中之灵机器,Ani Liu  ©ani-liu.com

Ani Liu 项目中使用的设备  ©ani-liu.com

用特定溶液可以提取出衣物上的气味  ©ani-liu.com

影响

现在许多人都居家隔离,我也在想科技可以怎么帮助被隔离的人们。我的好些同事,即便整天在Zoom上开会,还开线上派对,但仍会抱怨太孤独了。所以我觉得屏幕能传达的还是很有限的,仍有很大的创新空间。

我很想念跟同学们在教室里面对面上课。我觉得当面交流是很重要的,也是线上课程无法取代的。不过线下有其他的问题,比如我每天去学校,路上要花很多时间,但现在这些时间都省下来了,所以我跟学生们在线上见面的时间反倒比原先还要多。

跟很多人一样,没法去美术馆和画廊让我很难受。去逛这些地方是我生活的一部分,没法去就让我觉得好像损失了很多。我就住在纽约市里,我家离MoMA(纽约现代美术馆)很近,以前我经常去。每当我觉得灵感枯竭的时候,我就会去MoMA寻找灵感。我觉得它已经成为了我的一种精神需求,所以我盼着美国的疫情能尽快好转,文化场馆重新开张。

我觉得现在大家对人群聚集的公共场所都多少有点警惕,但我觉得去美术馆的体验也挺特别的。就是即便你身边有很多人,但你在作品面前的时候,就好像只有作品跟你自己。对我而言是一种孤身的体验。艺术既能传递私密的能量,也具有社会性。有时候我在画廊会无意听到旁边访客的对话,感受到他们的能量。

 计划

我相信人们会再度活跃起来,并通力协作,养成更好的卫生习惯,戴口罩,身体不适就待在家里。我与公共空间的关系或许会有很大的改变。我也会一如既往地思考科技可以如何帮助我们克服对公共空间的担忧,安抚我们的情绪。

7

超宽跨学科新探索者Studio Swine

Studio Swine直译过来是“猪工作室”的意思,但其实SWINE的每个字母都代表了一个词:Super Wide Interdisciplinary New Explorers,意思是“超宽跨学科新探索者”。工作室由日本建筑师Azusa Murakami与英国艺术家Alexander Groves合作创办。

近况

这次《设计的价值在中国》展出了我们的《Hair Highway》(头发高速公路),即便是五年前的作品,但用于这件作品的研究方法与对材料的关注仍然延续在我们的创作中。我想我们的创作是折中主义的,我们会从不同文化与风格中借鉴,但在方法上总是一致的。我们会做大量的研究,探访许多地方,发现新材料,试图诠释文化与自然的关系。

对头发的兴趣始于伦敦的理发店。理发师给顾客接发用的头发,很多都来自中国,上面的标签写着“百分百中国制造人类头发”。我们就想知道这些头发是谁生产的,如何生产的。

Studio Swine:Hair Highway 发之路_腾讯视频

我们一直很关注自然材料,其中有很多都是不可再生的。但在人口与日俱增的今天,头发伴随着人类繁衍,作为一种可再生的材料,其实具有超越美发行业的应用前景。取名“头发高速公路”是因为,我们想创造一个当代版的丝绸之路。真丝是由蚕吐出的蛋白凝结成的材料,这样说出来,你或许不会很想拥有它。但大家都知道,真丝是一种被普遍认为是比较昂贵的材料。把人的头发用作材料,这听上去或许也会让人觉得反感,但它也可以是售价昂贵的材料。真丝和头发都是珍贵的自然材料。而且,丝绸之路并不只是用于货物运输,人们也曾用它传递观念与视角。我们对可持续、对与自然之间关系的看法,可否被贸易、材料、设计所改变?这是我们很感兴趣的事。

我们花了一年的时间做材料测试,整个过程需要极大的耐心。我们不想让头发一眼看上去就是头发,而是某种独具魅力的材料。通过把头发包裹在一种生物树脂中并染色,我们达到了想要的效果。这种树脂无毒无害,有着琥珀般的美丽质感,与头发搭配后,很像玳瑁,非常漂亮。

作品受到了大家的喜爱,这让我们意识到设计是一件多么有力量的工具,它可以帮助我们转变对事物的认知,比如把大家乍一听会觉得有些厌恶的材料、头发,转变成想要拥有的精美饰品。我们已经造成了太多的浪费,自然资源日渐紧缺,在这样的世界中,设计师所要扮演的重要角色,是去创造出能表达我们时代的设计,为人们打开一扇原本尚未存在的窗户。

头发高速公路,Studio Swine  ©设计互联

头发高速公路系列 ©Studio Swine

头发高速公路系列,Studio Swine ©设计互联

头发高速公路系列,Studio Swine ©设计互联

头发高速公路系列 ©Studio Swine

8

打破声音、噪音和音乐间的壁垒的铃木尤里

铃木尤里是一个声音艺术家和电子音乐家,通过精心设计的作品创作探索音域的作品。铃木的作品提出了声音与人的关系以及音乐与声音如何影响人的思想的问题。

近况

我目前同时在做好几个项目,有一个是为伦敦设计节创作的大型装置,原定计划是今年9月发布。就在今天,我正式发布了一个流行病时期的众集声音样本库,名为“地球之声:流行病乐章”(Sound of the Earth:The Pandemic Chapter)我通过多年来的实践创作相信,声音可以在人与人之间构造连接,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彼此。

影响

我居住在英国,正在居家隔离,保持社会距离。每天都有很多时间待在网络上和屏幕前。尽管整体局势很糟糕,但从创意上说,却灵感迸发。最近我新创作了不少声音设计,从草图到深化的设计阶段都有。虽说生活里缺了面对面的接触和交流,但其中有不少本来靠旅行和见面实现的沟通现在通过网络也都可以完成。疫情后,世界的结构肯定会有所调整,我们也需要重新考虑自己的工作方式。

计划

我希望疫情可以尽快过去,今年年底我的一些项目因为疫情还不太确定。我也开始尝试自发性的创作项目,而不仅仅接受客人的委托定制。通过实现我的创想,主动提供给那些或许会想要我的设计项目的人。

希望我们很快就可以再次出门旅行,或许我还能有机会来到深圳,因为我正在同深圳的一家工厂合作开发一个很有趣的玩具项目。

61

Sharevari,铃木尤里,2016  ©设计互联

9

创业推动材料创新、设计与应用的吴迪

创客、建筑师、设计师、艺术策展人和教育者,致力于建立一个将设计与生活完美融合的生态系统。同济大学客座教授,长期游走在中国数字设计和数字智造的研究及教育的前沿。2015创立了创新实验室Neuni Lab、2016年创立了MateriO中国;成为中国第一个专注全球新材料培训、孵化和交易的创新平台。

近况

我好像一直在做很多很多项目和事情。但是思考了一下,我做的所有事情都没有偏离我的创业初衷,就是为设计行业提供创新工具。最近正在帮助雀巢胶囊咖啡回收处理铝材料并且把铝变成有趣的小产品。项目比较有趣的其实不在设计,更多在了解循环系统中的关系和流程。以及如何通过产品设计完成整个流程的闭环。

同样的工作我们也在耐克的项目中实践。耐克希望可以使用自己的废料做成商店的陈列材料。疫情中很多我们原有的供应商都无法供货。我们一方面自己在研究开发设备,一方面也尝试引进国外的技术和实现技术本土化。疫情或者可以促进这个进程。另外我也应邀在策划一个疫情后的展览,希望通过食物和可持续设计让大家回归纯粹,激发创造力。

连联在上海K11的展览 ©吴迪

Neuni材料库材料—手工染色的木织毯 ©连联设计

设计学院的学生学习传统工艺©吴迪

影响

坏的影响肯定是有的, 不管是团队的调整还是项目延期取消。上帝关了一扇门就会开启一扇窗。有更多企业和工厂找我们,也有更多企业对创新,对新材料产生兴趣。我们的微信,微博还涨粉了。

很多工厂在过去几年一直都在舒适区,有稳定的订单和不错的利润。所以他们对于研究新材料新工艺,还有支持原创设计是没有那么积极的。现在突然大家都空下来了,也有了很强的危机感,2020突然成为我们梦寐以求做开发和创新的好时机。危机中团队也有很大变化,很多人在不确定中离开了我们。但是又有很多真正对连联有信心和热情的人加入了。

过去几年,大城市的设计师以往会在梦想和蛋糕中做选择,但是在危机中,有一部分人还是会考虑自己的人生到底要如何度过。有更多年轻人至少会考虑寻找一份志同道合的职业。我在最近的几次面试中感受到了这个转变。不论如何这个对当下的社会是正面的影响。

计划

在学校不开学,工地不开工,工厂都停业的日子里,我其实更想主动为行业,为身边的人做点什么。连联在过去5年积累了很多资源和知识。但是我们一直在埋头干或者是头破血流地试错,并没有好好地有系统地传播和输出。所以我们决定要做一个和材料,设计相关的专业课程,可以让更多人可以在线上,线下学习这方面的专业知识,提升设计师和从业人员的整体素养。这个愿景不是一个短期的计划,可能是要慢慢做一辈子的事情。

很庆幸2020年让我更坚定。

67

来自阿尔卑斯山的花草植物所制的欧菡耐特有机装饰面板  ©连联设计

阅读更多

目前网站正处于公测阶段

继续浏览

请将手机竖屏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