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网站目前只兼容Chrome、Safari、Firefox和IE 10及以上的浏览器。

走!去野游|上海:风景工作室

博客

“走!去野游”的第六站目的地是上海

3

海纳百川、包罗万象的上海或许是中外文化最融合的一座城市。
从1843年开埠至今,历经繁华与风月、战乱与殖民在石库门弄堂摩天广厦之间,藏着多少值得探访的设计风景?
我们邀请了上海风景工作室的负责人周祺,作为活动第六站的向导,分享她与工作室创始人姜庆共老师如何发现上海的本地设计,从画报、招贴、竹编、杂货到建筑的种种或专业、或民间的设计故事,以及她眼中的上海风景。

9

周祺                   摄影:李恺

上海风景工作室
以上海本地文化为创作主题,
策划、编写与设计出版物
上海风景工作室在20年间,同30多家美术馆、画廊、出版社合作艺术、展览、出版项目100余项

Q1   你自己就是上海人,你会怎么描述这座城市?可否推荐几处上海的风景?

我是20世纪80年代后出生的,所以对上海的印象基本都是从90年代才开始,赶上了“一年一个样,三年大变样”的时期。出生后,我和奶奶住在国际饭店附近的弄堂里,而父母住在当时新开发的浦东,所以我经常会坐摆渡船来来回回的跨江,我对两边的风景印象都很深刻。对那时候的我来讲,上海就是浦西和浦东,我们这代应该是和浦东一起成长起来的。这或许是上一代人和下一代人都无法体会的,这种从无到有的变化。还包括“网络”,就像这个时代在快进一样,一浪接一浪。但最后你会发现,有些东西像是被冲上沙滩的贝壳一样,值得细看。

展览[谁的设计?上海牌],上海市群众艺术馆,2019/10/26-12/22   ©上海风景工作室

上海牌,曾为优质产品的代名词享誉全国。当年,即便不是上海牌,人们也乐意选择购买物品上印有“上海”二字的产品,以显时髦。1958年,上海牌58-1型照相机、上海牌101型电子管黑白电视机、上海牌A581型手表相继试制成功或投产,为上海轻工业产品的研制及生产奠定了基础。20世纪后半叶,上海产品的设计和制造,从无到有,从封闭到开放,承担了国计民生变革、发展的重任。[谁的设计?上海牌]展出了50件上海产品,是上海风景工作室通过互联网,从全国36个城市收集而来的,它们见证了那个时代上海轻工业产品在中国各地的影响力,及在海外地区的创汇历程。今天,以上海牌冠名的产品已不多见,当年的设计师们也被渐渐淡忘,“谁的设计?”成为梳理上海设计史的重要话题之一。通过收集及展示这些产品,既留存了那个时代的设计文化和审美风格,也向那些曾经为上海设计奉献青春的前辈设计师们致敬。

我外婆是青浦本地人,假期里我也会去朱家角。上海还有一部分是水乡小镇。描述上海很难用一个词或者一句话来概括,这个城市有太多风景了。喧哗,冷艳,蓬勃,静逸,太多层次,太过复杂。至今我几乎没有长时间离开过上海,这三十年来感觉她早就不再是小时候的样子了,但没变的是,总是有些地方是我从来没有去过的。慢慢的,城市与城市之间或许会越来越相近,基础设施越来越便捷,大家也越来越不需要出门。但我相信上海仍然还是会保留下来自己特有的气质,有机的发展出专属于这里的文化。

Q2  你和姜老师共事快十年了吧?是怎么从设计师变成一名设计研究者的?

其实我读的专业是广告影像。我们当时学习的内容非常杂,从市场调研到文案,从平面设计到视频拍摄剪辑,样样都有。毕业后我就开始给纸媒、网媒撰稿,后来进了家外企创意公司,外国同事们反而让我这个“上海人”更渴望认识多一点“上海”。遇到姜庆共老师,是当时为了要给一本杂志写“上海”专题,虽然最终其实没有采到他本人,但是跟着他一起出去拍照,感觉可以更多的了解上海,于是就从创意公司“毕业”,加入现在的上海风景工作室,开始学着做书,学着做设计。

因为我们都喜欢买书、看书,自然而然的开始“追究”一些设计和阅读过程中产生的疑问。算不上什么“研究”。按姜老师的话讲,我们就是“设计”爱好者(笑)。刚开始时,我只是想带着好奇心走进上海的角角落落,没想到一眨眼就这么“走”了近10年。其实对于这座城市来讲,10年也不过只是一瞬,但这个城市的变化其实还是蛮大的,下个10年不晓得还会看到点什么。

上海风景,对我们来讲,就是我们每天日常看到的这些图像,收集来的已经过去的日常的图像。我们把这些图像做成出版物,做的展览,它们都是“上海”的一部分。我们不是单单关注在“设计”这两个字上,所有的“设计”都是为了人们的生活。所以我们之前同徐汇艺术馆的合作,有个系列就叫“设计与生活”。

《上海图话》,2019,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  ©上海风景工作室    集20世纪上海249位插画师、艺术家、设计师及众多佚名插画师的400余幅作品。

跟姜老师一起串弄堂  ©周祺

《上海高度》,2015,同济大学出版社   ©上海风景工作室   集龙华塔到上海中心、一千多年变迁、象征这片土地繁荣的35幢建筑

[上海高度],2015/9/15/-10/14 ,上海图书馆 客堂间   ©上海风景工作室

Q3  上海风景工作室收藏了不少上海的本地设计,有文献档案也有实物,包括这次借展给我们的美加净牙膏盒。请问工作室的收藏策略是怎样的?可否讲一两个收藏小故事?

其实也算不上收藏,有些是姜老师和我自己的物品,一直没舍得扔就留了下来,有些则是我们记忆里用过的东西,或者觉得赏心悦目的,都是些日用品相关的,有时候通过阅读,我们还会发现一些它们之间的关系。有了这些物什后,就很想知道是谁设计的,于是又搜集了一些相关的资料。就这样东西越来越多,对于本来书就多的我们来讲也是很占地方。所以也不会一直买,都是为了做书而收集起来的。

18

[谁的设计?上海风景南京路],MoCa当代美术馆亭台,2019/7/17-7/30   ©上海风景工作室, 摄影:中田美佐(Misa Nakata)

南京路以购物盛名。1960至1980年代的上海货,很多都是从南京路被带往全国各地,同时也带去了上海设计及生活方式。如今,南京路的商品来自五洲四海,上海购物依然是这个城市的活力所在。虽然只展出了30件产品,但也可从中窥见那些年代上海设计的流行风尚及影响力。这些物品,有些是商场或场馆原有的设计,也有部分是我们假设将这些物品还原到当时的商场,并以1980年代中期南京路的商业分布图为线索,展现给大家。寻找这些物品的设计师,也是这次展示的目的之一,他(她)或许是你的长辈、你的同事、你的邻居,我们希望通过更多参与者的响应,一起来回望那些年月的上海设计和南京路的日常风景。

20

“1978年上海实用美术展览”海报,《上海字记》内页    ©上海风景工作室

姜庆共老师也补充了几句:
我们还谈不上“收藏”,只是为了自己拟定的项目做收集工作。收藏者往往密而不宣,我们则是为了求证一些观点的真实性,会把实物晒出来。另外,(很多收藏家)依然把收藏重点放在1949年前,这对二十世纪设计历程来讲是很狭义的,这也是我们同收藏家最大的区别。“日常”是我们收集的对象,当面临很多不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日常”,之前对任何资料“扫描”般的阅读,及过目不忘的“储存”就会起到作用。比如,一次看到卖家说是六十年代之前苏联风格的海报,几乎无人问津,但我们一看设计风格,就知道那是前辈蔡振华1962年设计的《中国建设》杂志海外宣传的海报,虽然只有两张(全套四张),但很少见;当看到“1978年上海实用美术展览”海报也是一阵激动,这个年代和这个事件,是大部分收藏家不屑一顾的,但这张海报却是上海设计史中不可缺少的重要文献,在之前众多资料中都没有呈现过。可见,储备资讯比收集实物所花的精力要多得多。

Q4  上海风景工作室已经出版了不少出版物,也做了不少展览。你们是如何把研究内容沟通给公众的?你觉得什么是对大家来说重要的、需要了解甚至记住的?

编撰和协助姜老师设计出版物是我加入工作室的主要原因,喜欢读书自然也希望可以做书,尤其是做出自己也想看的书。从2013年起与不同的机构合作展览,也都是作为这些出版物的延伸,希望观众可以看到平面的书本以外的内容。比如为《上海杂货铺》做的“上海篮子”展,观众可以通过展览直接感受到竹编的尺寸和味道,是书本里没有的。但我们工作室的主要工作还是集中在出版物上,有了书才会有展览。去年2019年,我们做的系列展览“谁的设计?WHOSE DESIGN”是第一次尝试在书出版前进行一些新的思考和探索,让展览和观众和我们一起“筑”书

22

[谁的设计?父辈的设计],无印良品open MUJI,2019/5/1-5/23    ©上海风景工作室

展出的51件物品佐证了1960至1980年代,上海轻工业产品的设计、制造及内销、外贸的起步和发展,也留下了那些年代生活方式的烙印。这些产品设计和平面设计,无论大小,都是值得尊敬的设计。1960至1980年代的上海设计,在满足计划经济及人们基本生活所需的同时,以实用化和民族化的设计美学风靡一时,并最终于市场经济的兴起而达到高峰。展览涉及逾百位产品、包装及平面设计师,他们是谁?我们想通过实物展示,以及观者的参与和发问,探寻这些物品的设计者及其背后的轶事,为上海设计史和工业史拾遗补缺,并以此纪念父辈设计师和产业工人们为上海设计和上海制造所做的奉献。

我们现在每天都在网络上面对成千上百种选择,就算买一筒卫生纸也可能看花眼。而在以前,超市里的货架就是最普遍的大众“设计”教育,那么多同类产品放在你面前,有了比较,自然而然“设计”就对我们产生了影响。我从小就很喜欢逛各种店,又因为家在南京路旁边,所以经常会荡(就是上海话里“逛”的意思)着马路,看看路人,看看招牌,看看橱窗,到天桥上望望野眼。其实我们的出版物和展览也是这样,就是让大家来荡荡,可以在这个“货架”上选择自己所需,有些人喜欢看美女的发型,有些人喜欢看车水马龙,有些人喜欢霓虹灯,我们只是把我们看到的、想到的陈列出来。对看的人来讲,比较重要的大概是,可以在这些众多的“选择”里,了解到自己的喜好。

Q5   你们接触了不少专业设计师,也认识了不少民间手工艺人与“素人”设计师。你觉得设计只能有专业的人来做吗?如果普通人也想做设计,可以怎么开始?

我读书的时候可能是“设计师”大爆发时期,看看每个学校这个专业的人数就知道,感觉大家对“设计”的需求欣欣向荣。后来我发现我的同学毕业后,大概一半以上都选择了其他职业,包括我自己(笑)。其实“学设计”只是个基础,在学习的过程中,我们其实是在了解“设计”对我们生活产生的影响。不像上一代设计师,可能当时他们学“设计”就是为了要做“设计”,现在更多的年轻人选择设计专业,可能更多的是因为喜欢设计,相信学习设计是可以运用到更多职业中的。

27

[上海篮子],徐汇艺术馆,2014/1/23-2/23  ©上海风景工作室

“在画这些师傅的时候,总是引来不少人围观,有些是路过的人,有些是同一个村的邻居,有些则是师傅的家里人。他们似乎在我掏出速写本提笔开始画的同时,才终于发现,原来这个自己平时忽略了面前这个被我画在纸上的人,他们开始仔细的观察我的每一笔,再端详一下对面正在干活的师傅,在这一刻,他们开始在意这个近在眼前的人,关心起他的工作,他编的篮子来。这一刻让我非常欣慰,乃至是喜悦,像是不用开口就把这个师傅介绍给了周围的人。但被我画的师傅们并没有我这样的“沾沾自喜”,而是同日常一样劈蔑和编篮,动作娴熟且灵活。”

——摘自“上海篮子”展览自序,周祺

32

[上海竹编],无印良品iapm,2014/11/21-2015/3/8  ©上海风景工作室

我认识的师傅们,大多是跟家里人学,或者去拜师傅学习手艺,也有一部分是自学的,包括姜老师(笑)。大众其实对“设计”这个词并没有非常清晰的概念。可能对我来讲,设计就是用视觉的方式把要表达的(文字)内容呈现(翻译)出来吧。通常都是先画画,虽然现在表现技法多种多样,但是真的“手”绘的话,还是挺个性的一种办法吧。电脑可能会作为完成设计的工具,但我总会先画草稿。

Q6  因为2020年突如其来的疫情,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受到了不小的影响。疫情过去之后,你们会做出什么工作调整吗?

姜老师和我平日里也已经习惯了在家里工作,因为书和物什都在家里(笑)。虽说整整几个月里几乎没有见面,但感觉和家人朋友的距离反而更近了,互相关心也更多了。我的父母对我的关心一直很克制,担心打搅我工作,现在见面不容易,互相问候的次数也渐渐多起来了,希望以后可以保持。工作上的事情,也会耐心的跟他们交流,他们也愿意跟我讲讲他们年轻时候的上海是怎么样的。对于和父母一起住的人来讲,应该会更多感受到家庭的温暖吧,平时没有机会一起吃饭的人,也可以天天一起一日三餐。和国外的朋友交流也多了起来,全世界关心着同一个问题时,我们会选择互相帮助来化解不安。

《上海里弄文化地图-石库门》,2012,同济大学出版社   ©上海风景工作室
漫步石库门里弄民居,体验石库门市井生活,记录石库门建筑风貌。
40个石库门里弄旅行指南,120张石库门里弄建筑和生活图片,400个石库门里弄名录。

《上海杂货铺》,2013,同济大学出版社   ©上海风景工作室
120件在上海仍然可以买到的杂货,以竹、木、草、铁、布五种材质为线索,记录了10位生活在上海的手工业者,传递自然和环保的生活信念。

《上海字记》,2014,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  ©上海风景工作室
100多年,400多幅图例,12位口述者,呈现上海汉字书写和设计的脉络。

今年我们的新书还在出版进程中,顺利的话应该在秋天可以问世了,除了原定的讲座活动可能会转为线上进行,其他都还算顺利。虽然姜老师还是不用智能手机,但我们的工作目前来看还没有受到影响,我甚至想去装一台座式电话机,反正也是整天都在家里嘛(笑)哈哈。下周我就准备再去市郊见一见许久没有见到的师傅们了。

相关展览

35

阅读更多

目前网站正处于公测阶段

继续浏览

请将手机竖屏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