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网站目前只兼容Chrome、Safari、Firefox和IE 10及以上的浏览器。

设计早醒 | 冲突与思辨,设计师在疫情中的社会角色与使命

博客

 

身为设计师,在疫情中,我们有责任将自己的专业行为与正在发生的社会现实联系起来。¹如何在疫情中重新审视自身设计师的角色定位以及其所发挥的作用?如何以设计师的公共身份,把思考和疑问转化为作品呈现出来?如何用艺术的手段和智慧的力量去推进社会的文化进程?我认为,答案是将“设计”作为冲突,将“设计过程”作为对政治、社会、价值的批判,以此提出不同的见解和实现的可能性。

设计师不仅作为某种观点的持有者,还应该将设计作为鼓励公众讨论的一种方式。从这个意义上来讲,设计师更像是社会活动家或某一类型的艺术家。本文通过对多次疫情中设计师及其作品的解析——其中不乏未雨筹谋的思辨与对冲的力量,看到设计师如何去思考死亡与美、生存与希望。

· 死亡与美 ·

3

查尔斯·德·洛尔梅(Charles De Lormo)于1619年设计的瘟疫医生防护服

十四世纪在欧洲爆发的黑死病,据估计造成大约2亿欧亚大陆人口死亡,在1347年至1351年间在欧洲达到顶峰。这次灾难造成了许多宗教、社会和经济的动荡,对欧洲社会的历史进程产生了深远影响。²

当时负责治疗黑死病患者的瘟疫医生(Plague Doctor)会穿着特殊的防护服装。这套由查尔斯·德·洛尔梅(Charles De Lormo)设计于1619年的服装,最早出现于巴黎,并很快流传到整个欧洲大陆。瘟疫医生面罩具有较高的保护作用,它的眼睛部位有玻璃开口,弯曲的鼻翼处像极了大鸟的嘴巴,上面有两个小鼻孔,是一种含有芳香的呼吸机,里面可以放置一些干花和草药,目的是为了抵抗创口所散发的难闻气味,也防止被感染。配套的长袍大衣以多层布料编织而成,外层涂蜡。厚重、密不透风的长袍可以保护医生不直接碰触患者,涂蜡的布料也能避免有传染性的跳蚤或患者血液吸附、沾染在衣物上。打底裤、手套、靴子和帽子都是由打蜡皮革制作而成。

1918年,全球(除澳洲外)爆发了西班牙大流感(现改称“1918大流感”,1918 flu pandemic),在一年内就造成了约5亿人(占当时全球人口三分之一)感染,约五千万人死亡。如这张照片所示,与今天的口罩类似的防护面罩在当时开始普及起来。这些口罩的主要材质仍然是皮革,可以有效阻挡细菌侵入,为防止吸入外界空气而被感染。

4

喙状威尼斯狂欢节面具,右眼下方刻有Medico della Peste(瘟疫医生)字样

疾病带给人们的不仅是对死亡的恐惧,还伴随着对病患的特殊审美。例如流行于18和19世纪的结核病,曾被作为特定女性美的代名词。当时在上层阶级中,人们判断女性患结核病的方式之一就是其魅力³:患病后的食欲不振导致皮肤苍白,频繁的低烧让患者有闪闪发光的眼睛、红润的脸颊和嘴唇。

这种对病态美的欣赏直至19世纪下半叶、随着抗生素的发明才有所改变。人们开始了解肺结核这种疾病,还将拖地长裙视作元凶——他们认为“它”是把街道上的细菌和病毒带回家的祸首。疾病的传染性也让人们从此更加重视公共卫生的普及,并有意识地改变服装形态,开启了针对时尚与疾病之间关系的新观点和新视角。

5

1918大流感时的防护面罩

· 生存与希望 ·

7

1995年,Martin Margiela推出的全蒙面系列

回望历史,每一次疫情都会带来服装设计的变革。一直以来,服装设计都能及时反映社会、经济、地域、宗教和事件的影响。设计师从每一次事件中获取灵感、深刻反思、激发创作,使其发挥夺目的价值。

1959年生于比利时的Martin Margiela以其无穷无尽的想象力、带有哲思的解构主义与环保意识,成为被时装大师们膜拜的大师。1995年, Margiela推出全蒙面系列,引发了人们对疫情与灾难的假想。半透明的面料遮盖了模特的整张脸颊,透露着神秘感与安全感。与外界保持相对距离是在特殊时期的社交要求,这种隔离是相互的。今天再看这个系列,我们自然会联想到2019冠状病毒病。历史有太多惊人相似的地方,但设计师可以用无限的想象力,来助推社会文明的发展和进步,从根本上改变人的生活状态。

Maison Margiela 2018年的这个男装系列,在设计上遵循了品牌一贯的设计风格。解构的风衣以及前卫的PVC材质,在经典风衣版型与超大尺寸剪裁之外,加了一层充满飞行员色彩的塑料覆盖层,充满科技幻想。PVC塑料覆盖在帽子上,通透、时尚又安全。防护衣元素也被加入到设计中,与今天的防护服有异曲同工的妙处。设计及功能可以相互借鉴。

8

Masion Margiela 2018 MENSWEAR

出生于1986年的英国时尚设计师Craig Green素来以军装与教会服饰为灵感,呈现出重量感与功能性并存的着装形态。⁴作为时下炙手可热的伦敦男装设计师,Green创造的“功能性”超脱了日常意义的实用,更像是具有战时超前防御意识的行军服和防护服。他的设计好像在告诉我们:环境给人类提供了无限可能,但同时它又有相对的局限性和不可控性。设计师们要未雨筹谋,先行探索。

设计可以改变生活。我们除了对当下的现实世界做出反应,也应该对未来进行理性和科学的部署。以下介绍的这两位设计师,他们的作品可以给我们带来思考和警醒,在悲观与恐惧中建立起忧患意识的思维导图,对未来做出假设与寓言。

Takahiro Miyashita The Soloist自创立以来便坚持在设计之中融入机能元素,注重技能性的刻画,拉链、配件等细节都与品牌一贯的暗黑美学合二为一。繁复的叠穿也制造出了反乌托邦式的视觉感受,面具、口罩、绑带与品牌所注重的暗黑色调一起传递出了更为硬核的防护意识。宫下贵裕借由他的设计,向我们诉说着一个略带悲观主义色彩的寓言故事,未来人们如何与恶劣、糟糕、肮脏的环境共存,如何与恐惧和悲伤的情绪共处。如果我们以一种反向而对冲的思维去解读它,这又何尝不是一种新的希望呢!因为我们有备而来。

19

津村耕佑设计作品

另一位设计师津村耕佑 (Kosuke Tsumura) 创立的品牌Final Home,其灵感来自他在纽约看到的游民景象。游民席地而睡,随时把各个街头角落当成家,衣服上也塞了所有家当,走到哪里,家就在哪里。⁵津村耕佑的设计强调个体对苦难的感受,品牌logo的构造类似世界通用的辐射示警标志,名称的释义可以延伸为人类遇上灾难或战争时居留的“最后之家”,也可以翻译为“终极避难所”。

2014年,他还推出了全新概念系列“on air”,这一服装可以透过开关拉链来调整通风与保护作用,不同的部位可以选用其它材质来替换,依据个人喜好,打造出独特的外套单品。他做到了将艺术概念与前卫思考加入商业流行文化,更直接地利用服装解决灾难后的需求。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外套《Home 1》有44个口袋,再用特长拉链连结所有口袋,从胸前至后背。这些口袋可以放各式各样的随身物件,如手机、零食,只要不超过B5尺寸的东西都可以放下。津村耕佑还赋予口袋另一个用途——将方便取得的报纸、废物塞入口袋中,达到挡风保暖之效果。

· 结语 ·

这次疫情给人类带来的巨大心理冲击,势必将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继续影响着我们的生活,这种对生活的影响是根植于政治、经济、文化、艺术等多个维度的。时至今日,我们也无法评估它会最终给这个世界带来怎样的结果,但形势不容乐观。人们在焦虑、恐慌、疑惑、不安的背后,总能找回“希望”,一个或许很多人都还没有意识到的希望。希望的力量是源于内心的基本诉求,我们应该竭尽可能的去扩大这个希望,因为此时,它的作用胜于一切!

身处灾难的人们,无论是设计师、作家、艺术家、医生抑或普通百姓,都在用自己的专业去承担着应有的社会责任,并用各自极具创造力的方式表现出来。设计师作为灾难的亲历者与见证者,也需要在这个过程中,不断地审视自身的社会属性和存在价值,在灾难中应该做出何种反应。设计师永远无法像医生一样救死扶伤,但是我们可以通过设计的力量来抚慰人心,让身处灾难的人们找到恐惧与痛苦的释放路径,给他们的精神带来某种力量。

设计师所做的工作不是做一件能够遮体的“布衣”, 而是一件让穿着者从内心感到振奋的“华服”。⁶这是因为情感化设计不仅使服装增添了丰富的内涵和价值,也满足了消费者追求个性、实现自我的情感需求。⁷正如灾难来临,我们每个人都不会独善其身,但是我们可以做到的是:忠实地保存内心的声音,聆听大众的苦难,承担应有的社会责任,尽可能地把经历过的痛楚转化为对未来设计的一种思考,让我们的苦难没有白白的被经历,同时对未来保有美好的憧憬,对人类充满爱!

可不,我们还要好好的活着!

关于作者

苏芷庭
深圳大学艺术学部教授,博士后导师,硕士研究生导师,服装设计专业学科带头人,深圳大学时尚创意研究中心主任。

阅读参考

[1] Hansson K, Forlano L, Choi J H, etal. Provocation, Conflict, and Appropriation: The Role of the Designer in Making Publics[J]. Design Issues, 2018, 4: 3-7.
[2] Hsitoru.com Editors, Spanish Flu, https://www.history.com/topics/world-war-i/1918-flu-pandemic, 2020.
[3] Day C A. Consumptive Chic: A History of Beauty, Fashion, and Disease[M]. New York: Bloomsbury Academic, 2017.
[4] 相应资料来自https://craig-green.com/
[5] 相应资料来自http://tw.mixfitmag.com/m/trend-news-details.php?id=6893&p=1/ 
[6] 钱安明、吴蓉:《时尚之外的服装设计反思》[M], 《安徽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0年第19卷第1期, 第132-135页
[7] 张翕、刘娟:《基于情感化设计反思层的互动性服装设计研究》[M], 《设计》, 2018年第24期: 第132-134页.

相关展览

35
20200518084826ae677aca

阅读更多

目前网站正处于公测阶段

继续浏览

请将手机竖屏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