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网站目前只兼容Chrome、Safari、Firefox和IE 10及以上的浏览器。

传统并非怀旧,常识需要颠覆,张永和心中的手工艺

博客

传统并非怀旧,常识需要颠覆,张永和心中的手工艺

911.webp

在阳光尚好的中国美术学院象山校园午后,卷宗 Wallpaper* 邀约张永和。我们坐在一处能够直接望见象山的窗边,开始了这次漫谈,与长期关注手工艺和建造的建筑师、教育家张永和聊一聊他最近的一系列家具设计、装置作品等和(手)工艺有关的周边(periphery)实践。手工艺活动并非和建筑联系微弱,相反的,可以说是张永和建筑活动的延伸和自我突破的途径,因为它们直接面对的是我们与日俱新的生活。

在中国美术学院建筑学院参加学术论坛的张永和接受了我们的采访,站在王澍设计的象山校区内 ©️ 朱迪

英语单词“ Craft ”是张永和最先思考的点,对于用“手工艺”作为汉译是否准确他认为还有待讨论。在张永和的习惯表述中,他总是把“手”加上括弧,为了说明工艺这件事是和“手”直接有关的。在面对“手”和所谓的“传统”之间是否存在着联系时,张永和的立场是:“我对传统不是一种怀旧”。传统如果只是作为一个代表“过去”的概念,那就和当下脱离了关系,可以持续运用的传统似乎更让人有兴趣。张永和用了一则故事作比喻:“一个年轻人削木头,当削成了一个完美的拐杖时,他也已经老了,于是就用上了这根拐杖。”它指向了传统中的“工夫”一词——指代一种连续的时间消耗和实践。“工夫”面对着具体的事物,它是简单的,亦是当下的。

913.webp

紫檀加工专家顾永琦师傅

而传统需要有所突破,技艺必是与时俱进的。张永和谈到了江苏南通的顾永琦师傅,作为一个对传统技术和样式了然于胸的木匠师傅,他仍然会尝试运用新的技术来赋予过去的手艺一种更好的品质,比如通过技术手段让蜡取代木头里的水分,使材料不变形。甚至在一些家具里安放了一系列弹簧装置,来保证木头之间的伸缩。用“能人”来形容这些匠人或许并不恰当,它太容易让人联想到了极富异禀的天赋。相反的,他们不受外界影响,容易被朴素和自然感动,技艺的灵光是在双手动作和使用工具时迸发出来。成品虽然具有表现力,但并不应该披上神秘的色彩。

914.webp

“我爱瑜伽”系列家具展现了曲木工艺的反思与再发展

当下的一些手工制品也能够拥有极佳的品质。所以手工艺并没有如许多人所担心的一般,随着工业社会的到来而迅速消失,它甚至时刻提醒并唤起设计中对手进行反思和想象的自觉。张永和2016年完成的“我爱瑜伽”家具便是一次很好的实践。这组家具都是由木胶合板热压弯塑形而成。它看起来和我们双手没有直接关系,但操作模具和机器的仍然是手,它转换成了超越胶合板固有形态的欲望。在达到高品质、拥有极佳光滑程度和手感的工业产品的同时,它诱惑我们试图去触摸它的时候,便是对“手”的一次遐想。

张永和主持设计的餐具作品“葫芦”

张永和强调技艺的自我发展需要的是重复和练习,通过一个缓慢的变形过程去改造物质世界。如果我们意识到一个物件在某个阶段不再如之前那么好了,其原因是可能是投入的工夫不再那么的多了。“经验的匠艺”促使我们要更多地面向外界,并不断向自我发问“接触和制造具体物品的过程对我们认识自己有何影响?”对物体本身的好奇,就像 Raymond Henry Williams 这样的文化唯物主义者想要弄清楚在哪里能够找到感官的愉悦,以及这种愉悦是如何出现的。

张永和及其团队为2009年光州设计双年展所创作的竹灯笼,参观者可以进入其中,透过薄竹皮下若影若现的光影独享世界的静止

张永和及其团队为2009年光州设计双年展所创作的竹灯笼,参观者可以进入其中,透过薄竹皮下若影若现的光影独享世界的静止

张永和回忆起他在上个世纪70年代第一次被混凝土所触动的经历。由于当时并没有如现在一般便捷的拍摄条件,关于地点只能依稀定位在无锡某座山上的一座疗养院。砖结构的建筑墙面有着混凝土镂空的窗,窗户的截面大概有6、7cm厚,正面四周还有特征性的线脚。材料表面光滑的触摸感使得当时的张永和对混凝土有了不一样的认识。与之相关的,张永和还回忆起了一种出现于建国初期的混凝土花架。因为中国很早就开始缺少木头资源,但是对木头建造的方式还是长留于心。虽然材料换成了混凝土,当时的工匠仍然会借用建造木头的方式。从尚存的一些花架构筑物可以观察到,其构造的尺寸与木头十分接近。当时的建造水平或许并不能达到现在的细致标准,但它足以体验了对混凝土的一次完美想象。张永和将这种对混凝土的想象延续到了现在。非常建筑即将在北京完成一件作品,其中便用到了混凝土和树脂纤维的组合。树脂纤维喷涂混凝土后,在光线照射下便会微微透亮。这种非实体性的材料将呈现出半透明的效果。在十月——北京最佳的季节里——可以感受到材料带来的独特质感。然而当神秘面纱还未揭开时,张永和的团队已经在考虑如何解决材料的保温、隔热、防水等问题,将其进一步运用到更为广泛的和持久的建造环境中去。徜徉在过去与现在之间,张永和喜欢围绕与材料的不同主题来组织这些实验经历。

张永和主持设计的垂直玻璃宅,探索垂直而非水平相度上的透明性

张永和主持设计的垂直玻璃宅,探索垂直而非水平相度上的透明性

921.webp

 Rick Owens 2014春夏发布会上面的美国大学生舞蹈队表演

张永和说,他比较抵触的是流行或是约定俗成的概念,比如“重量”。这个认识来自于张永和一直关注的服装领域。二战之后,瘦和高的审美对设计领域有着很大的影响,尤其对一些日本的设计师和建筑师。但是到了当下却出现了另外一些现象,比如活跃在比利时的美国设计师 Rick Owens ,他一直试图用美国的方式来解读欧洲的魅力。在2014春夏季发布会上,他邀请了美国大学生舞蹈队,穿着设计服装跳着 Urban Step 舞蹈——它们源于非洲裔美国人的兄弟会或姐妹会文化,鼓掌、跺脚、发出巨大的声响,类似于部落仪式般情绪的表达是对时装领域始终固守的优雅与美感的一次颠覆。

923.webp

信息亭局部,在钢筋混凝土的牵引下,无数砖块被挺举起来,建筑之“重”的直观感知

张永和将“重量”的新思考带到了2017年深港双年展的信息亭设计中,“重”是这个建筑物最为直观的感觉,混凝土与砖的互相牵引,受力是通过精确的结构计算之后,完成了将无数砖块的重量挺举起来的姿态。张永和回忆起八十年代在北京看相扑表演的经历,在这极具仪式感的过程中,体型如此巨大的人,居然能够将对方完全举起来,这颠覆了张永和那时对重量的认识。在主观感受的基础上,张永和将自己的经验视为工艺的途径,使得不认识或者没有经历过那些事的人也能够理解。

924.webp

2017年深圳双年展的信息亭

925.webp

在尝试了多个折纸小样和试件,团队终于打磨出折扇拱的最终态

“折扇拱”的实践可以说是一个感性的制作过程,起始于中国折扇工艺,将柔韧的杜邦纸(Tyvek)在折叠后获得一定强度,再通过泡桐木棍作为不连续的加强筋编织进了纸张里;将两种看似无法独立搭建的轻质材料,互补形成了悬链线形的结构体系。

926.webp

这是手脑之间反复配合后的试验,折叠后的纸获得了空间塑形的强度,这股力量在柔和的光线下显得内敛而富有深度

从手工艺照进诸多双手一起翻折、穿插和调试,在经历了若干次的失败后完成了最后的效果。它考验的是手和大脑的紧密联系,即具体实践和思考方式之间的对话。这种对话,在张永和和鲁力佳主持的非常建筑的实践中慢慢演变成持续的习惯,而这些习惯又在解决问题和发现问题之间确立起一种节奏。

“厚薄折”中用到的玻璃纤维是对透光认识的一次超越。在联想到宣纸屏风之前,张永和首先想到的是当把这个原本十公分、用来作为厨房台面的材料加工变薄之后产生的透光效果。其厚度预想控制在4公分到4毫米的厚度范围,并由数控机床的机器手来进行加工。在无法预测各种实质性结果的情况下,材料在极限情况下露出了其中的纤维,其质感获得了透光之外的感受,本能地接近了我们对宣纸的遐想。

927.webp

厚薄折,其厚度不一的玻璃纤维在光线下有着意料不到的变化,引发对宣纸的无限遐想

张永和最后谈及了在建筑教育中让学生重识(手)工艺。他回忆起了参观巴拉圭建筑师 Solano Benítez 作品的经历,该作品是由砖做成的巨型拱,它与古罗马时期那种敦厚的砖砌结构不同,Benítez 将砖搭接成类桁架结构,如蕾丝一般轻盈。同行的建筑师们下意识地对其教育背景进行推测,而事实上他只是来自于首都亚松森的一所建筑学校。张永和提到了当下建筑教育所存在的重大问题,即一种极端程式化的教育,由它产生的建筑理解以及设计审美,对于个人或是建筑学来说都不是良性的发展。

 巴拉圭建筑师 Solano Benítez 作品 “Breaking The Siege”

 巴拉圭建筑师 Solano Benítez 作品 “Breaking The Siege”

新工艺百物展:造物新世代,搜罗全球范围内50多位设计师、艺术家、手工匠人的100多件作品,从“手工复兴”、“方法与技艺”、“迭代与创新”和“理想社会”4个维度,展现当代设计新世代诠释传统工艺的多样化尝试。带你回溯传统,解构技艺,探索创新,畅想一个受益于工艺潜能的更美好的世界。张永和作为参展艺术家,本次亦有展出“我爱瑜伽 -卷挑桌”。

930.webp

我爱瑜伽 -卷挑桌    张永和为曲美家具创作 2016 © 曲美家居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Posters 0807-01

更多展览相关,请点击连接进行了解

阅读更多

目前网站正处于公测阶段

继续浏览

请将手机竖屏观看